拖更魔王兔

没有催更就不更。懒到家,脑洞大开的写手,喜欢评论的小天使

全职异界——荣耀大陆 15

乙女向 来混更
存稿存了就是不发,●v●
Capter15:苏沐橙的催婚?!

  刚走出制药室,我突然听见从四处传来铁锤的敲击音,仿佛是跳动的心脏发出沉重有力的声响。
  我回头望了眼沐橙的房间,没想到它竟然是隔音的,阁楼的墙壁间还有木板未契合的缝隙,大概是墙壁刻有附特殊效果的符箓。
  我走出木屋,绕过药园,瞅见连在房子右侧的卷帘门敞开着,露出宽阔的锻造室。沐秋的锻造室可以说是在木屋里别样空间,用防火材料刷满整间墙壁、地面,弥漫着淡淡药香。
  炉火正燃,沐秋手握着锻锤,似乎是在吟唱。男人的嗓音响起的瞬间,烈火的上方出现了一道荧光悬浮的符文、往炎焰的中心汇聚。那枚被敲打的金属材料在沐秋的掌控下逐渐成型,随着火势的逐渐减弱,那枚金属将飞旋的符咒吞没,冷白的表面浮显出妖异的纹路。
  过去几分钟,炉中仅剩一簇火苗,沐秋紧盯着金属的变化,丝毫不敢懈怠。他舞着手里的一把通黑的铁锤,橙色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卷翘的睫毛接起几颗汗珠,火舌烤得他的皮肤一片粉红。褪去上衣的沐秋露出健壮的肌肉,小臂紧绷的线条宛如开弓的弦,胸肌腹肌随着他的动作与喘息微微的颤抖,心跳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拿来!!”沐秋猛然沙哑一声吼,打断我的思绪。
  “是。”我在脑里感叹“原来不是用来喝的啊”的同时,手迅速地把药水递了过去,手指触碰到沐秋的皮肤,指腹瞬间被火燎般变得滚烫。
  我将手贴着自己冰凉的耳垂企图降下温度,但那高温就好像病毒侵入体内连我的脸都跟着烫了起来,我自觉地从沐秋的身旁退开,打算在打扰到沐秋前先离开。
  “等等。”沐秋背对着我出声,“吐夜留下。”
  “为什么?”
  “留下。”沐秋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我默默地从空间里掏出枪,放在桌上,然后走出锻造室。
  也不知道沐秋要干什么,不会因为见我表现太差配不上这把银武,所以要没收吧?等等、我失去了吐夜就一无所有啊!
  啊啊啊(°Д°≡°Д°),我抱头苦恼着。
  ………
  沐秋终于完事,他双手撑着桌,抿了口绿茶,在缓过劲后,他往屋外喊了两声:“夜、夜!”
  屋外人没反应,沐秋抓了条毛巾挂在颈上,走出锻造室,然后一眼望见了蹲在地上、面容扭曲的夜。
  “你在做什么?”
  “嗯啊?我在…我在做运动!”
  沐秋看着夜原地蹲起了两下,摆了摆手,还不到一天他居然就已经习惯了夜时不时的犯蠢了,“跟我来。”
  “哦,好。”我乖乖跟上,与沐秋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觉得自己真是贴心 。
  沐秋回眸,皱起眉头,却没说什么。
  “拿着。”沐秋指了指桌上的吐夜。
  我赶紧上前把枪抱在怀里,抬头问:“我能用?”
  “嗯,你还没转职神枪手,15级的银武足够了。”
  “真的?”吐夜升级了?!我低头查看吐夜银白色的属性,哇、还真是!
  “沐秋QAQ你对我真好。”我想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但是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手张开后停在了尴尬的位置,然后收回,“谢谢!你最棒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升级一把银武到底消耗了多少稀有材料。
  “哼。”夜的话是真心还是讨好沐秋自己清楚,他神情平淡地说,“好了,你拿回去记得要保养吧。”
  “好的。”我连忙答应,然后虚心求教,“沐秋、该怎么保养?”
  “你不会保养?”沐秋狐疑的目光投了过来,上下扫描着夜,像是在看珍稀物种、或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
  20级以上的武器装备都有一定耐久的数值,在使用损耗后如果耐久值掉到0,装备就会破坏消失。修理装备的耐久需要专业的装备师,50级以上装备则要使用特定的材料(例如不二天石),否则直接修理会降低耐久上限,上限变成1这个装备就成了一件摆设。而武器的主人要做的是日常的保养,能够延长武器的寿命、减缓耐久值消耗的速度。
  “吐夜在你手上简直是暴遣天物,还来。”沐秋伸手。
  “别这样,现在学还来得及吧。”我所有的荣耀知识都是叶修传授给我的,但就算是“荣耀的教科书”也做不到给我这个小白普及全面的荣耀知识。我双手合十,水汪汪的大眼望着沐秋,拜托道,“教我吧沐秋老师~”
  沐秋心想,哼,又在对他假惺惺地对他撒娇,他是不会再吃这一套的。沐秋冷下脸,正要拒绝,但他这样做岂不是消耗更多昂贵的稀有材料!这是沐秋最不能容忍的。
  沐秋一呲牙,微怒道:“你必须给我认真学!”
  “是!”
  接着沐秋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相关教材,与我加了好友后,将教材传送给我。沐秋利用课本内容,一板一眼地讲解各种武器的日常保养手法。在发现我真的是对其一无所知后,又给我科普了六大系的几十种常见武器、玩家能装备的13件服饰,包括头、肩、上装、腰、下装、鞋(材料分别有布、皮、锁、重、板材料)、饰品这种基础常识,以及分辨装备好坏的手段……总之很多。
  “懂了吗?”
  “懂了。”我花式点头。
  沐秋叹了口气,感到口干舌燥,脸板着也快僵了。夕阳洒进室内,沐秋居高临下地问坐在板凳上的夜,“你怎么回事?有些根本就是常识,你在成为玩家前都没预习过吗?”
  “呃……”我有些尴尬,“我没有成为玩家前的记忆,是叶修把我从格林之森捡回来的。”
  “哦对,我忘了。”沐秋想起来了,叶修在私信里向他说明过夜的情况,否则他怎么会放来路不明的人进家来。沐秋回想阿修说夜是荣耀常识为零的小白,形容得不错。
  “嗯。”我垂下眼(ノ_・。),不是失忆,我醒来后,对这个世界是全然的陌生,我隐隐有预感…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沐秋感觉到从夜的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不安,他心头微微一颤。沐秋猛地想起,夜年纪轻,加失忆,无依无助地要在荣耀圈讨生活,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什么作为依靠也是情理之中,他之前对夜的看法到底是刻薄了些。
  沐秋心软了(._."ll),知道自己狠戳了夜的痛处,心里暗暗数落起自己的不是(⇀‸↼‶)。
  而我很快就打起精神,要做的事情很多,没时间消沉,刚才一大堆的信息我都还没消化完呢。我抬头问沐秋:“时候不早了,要我去街上买食物回来吗?”看苏家兄妹生活拮据,我不能给他们增添经济负担。身上还剩几枚银币,一家人的饭钱足够了,以防万一,明天去找蓝溪阁接任务吧。
  “不用,家里还有食材……我去做饭。”沐秋回答得漫不经心,他还沉浸在反思中。
  “诶?你会做饭?不是沐橙?”
  “当然不是——”沐秋强调,“沐橙做的药,你没喝过?”
  “呃。”我抖了抖,“沐秋、不、秋哥,拜托千万别让沐橙主厨_(´ཀ`」 ∠)__ 。”
  “嗯……你想吃什么?”沐秋边套了件上衣,边问道,他没发觉自己的改变。
  “可以吗?”沐秋问我,让我有点受宠如惊。
  “你说。”沐秋一脚迈出门外,耳尖微红,却不敢回头。奇怪……(=´口`=)他明明只是努力想要表达自己的善意,为什么会觉得那样害羞。
  啊、对我真好(。◝ᴗ◜。),我顿时有些期待地望向沐秋,跟上他的脚步,“我想吃马铃薯,可以吗?”
  听见耳边传来夜欢快的嗓音,沐秋忍不住嘴角上挑,“好。”
  两人眼神对上了,默契地相视一笑。
  我看着沐秋,觉得他是好人,之前沐秋对我的冷漠疏远被我选择性地忘记,我忽然觉得世界挺美好的,我还能坚持下去。
  身旁的沐秋边走,边在心里吐槽着自己:“我在偷乐什么……呸,什么偷乐,我才没有偷乐!”
  沐秋思绪纷乱,不由得加快步伐,手背蹭到了身旁的夜,瞳孔猛一收缩,霎那心底一直被他忽略的情绪冒了出来,让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怎么回事?”沐秋觉得自己神经过敏,然而下一秒、他抿直嘴角,苦笑道:“对了…我有病……”
  沐秋抚过被心脏撞得生疼的胸口,忽然慢下脚步,他强压下身体发起的颤抖,慢些、再慢些……夜的存在仿佛是术士的吞噬术,夺取了他所有气力,体内翻滚的血液似毒药在侵蚀他的心防,还有虫群在啃食他的神经。为了远离令他痛苦的对象,他愿用把刀能结束自己的生命。
  沐秋逼迫着自己直面恐惧,这般折磨、他却隐隐地为自己第一次在恐女症发作时、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而高兴,或许他的病真能治?沐秋冷静下来思考,同样是女性,他的恐女症从来不对亲爱的妹妹发作。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沐秋扪心自问道,用余光审视着夜的外貌,眼、鼻、唇,胸脯、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双腿…沐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感到越发难受了,仿佛有股热源在体内流动,血管承受不住压力而抽痛,他好想、好想做什么。
  “夜、夜…”沐秋反复咀嚼着这个字,他莫名地从中品尝到了一丝甜蜜。
  衬衣再次被冷汗浸湿,橙发杂乱地黏在脸侧,想也知道自己的狼狈,沐秋怕被夜看去,立即抓着脖间的毛巾在脑袋上围了一圈又一圈,也不嫌闷。终于回到家,沐秋窜进厨房,把要来打下手的夜关在门外,靠着门长吁一口气,他觉得今天份的刺激疗法已经足够了。
  (沐秋还是信了叶不羞在私信里瞎编的理由(*´◐∀◐`*)
  被拒之门外的我:嗯??!┐(´-`)┌我又做错了啥?
  沐秋这一顿晚餐吃得食不知味,熬完这漫长的十分钟,跟沐橙和夜说了声,飞速奔回自己的锻造室,研究千机伞的后续升级方案去了。
  ………
  我与沐橙在厨房洗碗,两人闲聊了起来:
  “小夜,今天与哥哥相处得怎么样啊(•̀⌄•́)?”沐橙笑眯眯的,开口就问。
  我的手泡在冷水里,抖了抖。回忆了过去的一天,我点头说道:“嗯,挺好的。沐秋他教了我好多知识,还帮我升级了银武!”我想起沐橙还不知道沐秋恐女症的事,既然答应隐瞒了,就要说到做到。
  “比起这个,我这样搬进来跟你们住好吗?会不会打扰到你们,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我企图将话题从沐秋的身上移开,边说着我心中的顾虑。
  “哎呀,怎么会呢?”沐橙感叹了句,她听出夜的话语里藏着对好意是否接受的犹豫与不知所措。于是沐橙停下手里的活,转身面对着我,伸手替我抹去鼻尖沾着的泡沫,“一点也不麻烦。”
  “那需要我为你们做些什么吗?”我不依不饶地追问。
  沐橙的笑意不减,漂亮的手捧起我的脸蛋,软绵绵、冰凉凉的触感。她微低下头,几缕发丝落在额前,我紧张地注视着沐橙的眼眸,希望看出她的情绪。
  “那当然是要收报酬的啦~”
  “嗯。”我轻点头。
  “叶修替你付。”沐橙接道。
  “……嗯?”我大脑当机了两秒,“这样不太好吧?叶修他…”
  “他欠哥哥的东西可多了,不差那么点儿。”沐秋偏过头,似嫌弃地嘟了嘟嘴,俏皮又可爱。我看着沐橙又出了神,不争气ヽ(•̀ω•́ )ゝ。
  “不过话又说回来”,沐橙望了回来,眼眸里倒映着我的影子,眼神认真无比,“我有想拜托小夜的事。”
  “有我可以做的吗?是什么?我一定做到!!”我激动地打断了沐橙的话,像为了得到美人的青睐,大献殷勤的男子,为了沐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小夜这么快就答应做我们家的媳妇啦?”♪(^∇^*)
  “什、什么?”
  沐橙一脸期待,亲了亲我的脸颊,“你答应了。”
  我瞬间败下阵来,“是的,我答应了。”用美色诱惑人,犯规啊!犯规!
  “但是,沐秋他不一定会答应啊”,我抱着一丝希望在挣扎,“你哥哥他…”我差点咬到舌头,把“不喜欢女生”给说出口来,“他搞不好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呀。”
  “不可能。”沐橙迅速地否定了,“哥哥从小到大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
  我还想说什么,但被沐橙打断。
  “现在哥哥年纪大了,再不嫁就没人要啦。”
  20多岁,哪里老了?这句话被我憋了回去。
  “再说了,现在大陆的男女比例是二比一,女玩家的话尤其少。很多男孩子都没有女朋友,像哥哥这样的锻造狂人,除了脸就没什么优点了,更不会有其他女孩子喜欢。”
  你这样说自己的哥哥好吗,我默默地为沐秋点蜡。
  “沐秋很帅的,性格又好、知识渊博,而且还会锻造武器…”
  “喜欢上啦?”沐橙调侃道。
  “没有啦!”我气坏了,怎么越抹越黑啦٩(๑`^´๑)۶。
  “好嘛好嘛,不逗你了。”沐秋擦去眼角的泪珠,笑得可欢快了。
  “过分Ծ‸ Ծ,寻我开心 。”
  “是是,我的错。对不起啦小夜。”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我顿时没了脾气,“但是我没有开玩笑哦”,沐橙话锋一转,“快把哥哥娶回家。”
  救命!!!!!!


太可爱了,跟我一起给大大打call

师绘:

官方小剧场设定里,王杰希行李箱有《手相学》引发的一个脑洞~

还没听这个语音的可以先看下P2,虽然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就是了23333

-水怪:

一个跳美人,其实是拟人有兽耳的那种~
与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划掉)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

算是前传?

这家人的家庭分工是:李姑娘负责所有家务,剩下仨人负责替李姑娘向被他怼过的街坊四邻道歉。 

送大家一只佛系帅帅的约瑟夫●v●

【all凯】段子。

北陌陌:


     


          “你”指凯莉


【金凯】
浅色校服贴身勾勒纤长鲜活肢体线条
微抬清晰下颚白皙指骨瘦长夹笔
侧脸轮廓柔和眼神干净明亮
“早上好”


【丹凯】
微拖眼角上挑舒缓漉湿的墨色睡意
额前柔顺黑亮刘海凌乱散在眉上
启唇音色低哑磁性
“白天对你已足够想念,晚上竟又入梦”


【安凯】
轻薄衬衫袖口挽起露出一截轮廓迷人的手腕
修长脖颈下蜿蜒清晰消瘦锁骨
抬手透明水杯对上柔唇喉结随吞咽滑动
“我喜欢水,我也喜欢身体里有70%是水的你”


【雷凯】
眼神清澈柔和眼角缓和微垂三分
平淡无奇的五官一笑熠熠生辉意外耐看
唇角不怀好意勾起藏着股狐狸的灵气
“我想养你,毕竟养猪致富”


【银凯】
眉目凛冽藏风寸头干净利落
黑色机械表覆紧骨骼分明的手腕
西裤着身竟意外与简单校服上衣相配
“听说你想清购物车,我兼职半年应该足够了”


【卡凯】
干净少年音从唇角溢出
对所有人疏离的温和转身与你却是满眼宠溺
探手小心翼翼覆上你发顶轻揉
“凯莉,以后你的头只让我摸,好吗”


【佩凯】
汗液顺着颚骨润泽锁骨轮廓
麦色小臂肌肉微鼓结实
白巾漉湿擦过光亮额门勾起唇角
“我真羡慕你能每天坐在太阳旁边,凯莉。”


【嘉凯】
飞扬的眉桀骜不驯的眼
沸腾叫嚣的血液骁勇又骄傲
支起手臂撑着头侧身眼神挑衅
“等你能说得过我,我就跟你走。至于现在,就乖乖跟我走吧,虫子。”


【埃凯】
小鹿般湿润黑白分明的眼睛
身板单薄站起也比别人矮了一个头
浓黑长睫随启唇剧烈颤抖
“我真的比你大,凯莉姐”


【瑞凯】
眼神认真柔软眼眶微红
简单黑白二色勾勒
禁欲嗓音尾声微抖清澈干净
“我想用余生来教你求解r=a(1-sinθ),凯莉。”

一个沙雕abo雷凯,背景现代

异色瞳:

※注意避雷,肥肠ooc


雷狮,性别alpha。


凯莉,性别alpha。


夏天,两人被困电梯间,照明和通风系统全部罢工,渐渐的,一股浓郁的红酒味道弥漫了整个电梯。


凯莉被雷狮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熏得想吐。


“你难道不喷抑制剂的吗?!”


“今天忘了,还真是不好意思。”


黑暗中,雷狮逼近她,暧昧地在她耳边说:“都是alpha,怕什么?难不成你……”


这个停顿就非常的给人留下想象空间。


不过不好意思,凯莉听不到(dong)。


“滚远点……呕”


凯莉现在十分暴躁,汗流浃背,估计脸上的妆已经被糊花了;还一直被一个同性的十分有攻击性的信息素熏,没跟雷狮大打出手,已经用尽了她毕生的忍耐力。


你再过来,你再过来我就真要打你了。


突然间,凯莉想到了一个方法,于是她就直勾勾地盯着雷狮的方向。


就算雷狮看不清,他还是感觉到了凯莉炽热的视线。


“怎么,想跟我玩电梯play?alpha和alpha一起其实感觉不坏的。”


“你少说两句吧——老雷,我问你,抑制剂的主要作用就是盖住信息素的味道吧?”


“是的吧,你想干嘛?”


凯莉微微一笑,从包里掏出来一瓶,


一瓶六神花露水。


清凉提神驱蚊款,夏日必备。


她在黑暗中摸到了雷狮边上,照着他的脸就开始一通狂喷。


“呲——”


“卧槽这啥玩意?!?!咳咳咳咳咳凯莉你喷我嘴里了!呸!呸!”


好的,现在整个电梯里都是花露水味儿了。


凯莉:神清气爽。


当天雷狮在自家公司一直被追问,用的是哪款如此别致的男士香水。